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伊雲世界

雲海無邊,風光無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网络文章一篇:宋词极简史(下)  

2017-09-29 13:32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转载之前的话:
网络世界亦是多彩的缤纷的,大家各取所需,各见所爱。
前几天见到一篇文章,有些惊艳。这位署名“小诗妹”者不知何方神圣,文字非常惹人喜爱。没有一定的根底与下一点功夫,万不能出这一文章。故欣赏之余,生出必须转载之心。今日得以实现,快哉!基本是原封不动第转了,删除掉几个字而已。
美文共享,乐而为之。实际操作过程,被提示容量超过,只好一分为二。

4

公元1127年有着太多的生离死别,在惨淡南渡的队伍当中,一个中年女子的身影格外醒目,她随身携带的不是金银珠宝,而是十五车书画古物。

她是李清照,那一年,她43岁。

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的少女时代好像还在昨日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的闺怨情怀尚在眉梢眼角停留,江山,却已是风云变幻。

于是,只能酒入愁肠,听着梧桐细雨,声声催人泪下。

连用七组叠字,虽然词境依旧婉约,这样的写法却也堪称豪放了。

她失去了故乡,又失去了丈夫,却到底,没有失去一颗热爱文字的心。

公元1142年,春节前夕。

39岁的岳飞,没有等到他的不惑之年,带着满腹的疑惑与悲愤,死在冤狱之中。

从此,金人再也不怕岳家军;从此,昏君奸臣高枕无忧;从此,中原父老再也望不到王师的旗帜。

据说,岳飞在那张逼迫他认罪的供状上,只写下了八个大字——

天日昭昭,天日昭昭

戎马倥偬,横槊赋词,一代儒将,如此下场!

同一年,宋金《绍兴和议》达成,赵佶的尸骨魂归故里。

却再没有,玉京繁华!

公元1154年的进士榜上,群星闪耀。

张孝祥、杨万里、范成大、虞允文……

其实本来还应该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——陆游。

可惜他在省试的时候恰好排在秦桧的孙子秦埙前面,于是直接被踢出了考生名单,直到秦桧死后才得以入仕,又两度因为主张抗金而被免职。

可是陆游不怨任何人,他依然爱着这个暗无天日的王朝,终生不渝。

北定中原这四个字,陆游念了一辈子,叹了一辈子。也许,就为了能亲眼看到这一天,他努力地活着,努力地写诗,成了少有的长寿诗人。

他其实不喜欢写词,觉得词是游戏之作,晚年编词集的时候还在序言里自我批评

然而,楼船夜雪、铁马冰河的边塞情怀只能契合于几百年前的盛唐,在这金粉旖旎、风雨飘摇的南宋,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。

也许陆游自始至终都知道这一点。

但还是不能忘却——心在天山,身老沧州!

公元1154年那次进士考试,秦桧踢掉陆游之后以为万事大吉,结果他的孙子在殿试时竟然只得了第三名。

那一年的状元,叫张孝祥,他是唐代诗人张籍的后代,当时年仅22岁。

豪放一派,上承苏轼,下启辛弃疾,中间过渡的这个人,就是张孝祥。据说他每次写完诗文,都要问问人家:比东坡何如?

当时抗金主将张浚读了这一首《六州歌头》,为之罢席。

张孝祥去世的时候,仅仅37岁,此时辛弃疾还未而立。

如果,张孝祥可以活得久一点,会不会与辛弃疾平分秋色,让南宋词坛的光彩增加几分?

可惜,历史总是没有如果二字。

公元1161年,金主完颜亮大举南侵,写下提兵百万西湖上,立马吴山第一峰的狂妄诗句,北地遗民奋起反击,组成了声势浩大的起义军。

虽然再无金人惧怕的岳家军风采,却出了一位接替苏轼的词人——辛弃疾。

如果说苏轼是文坛中的不世英杰,那么辛弃疾便是武林中的文章魁首,他是真正在战场上喋血过的,写出的词自有一股杀伐之气。

渡江天马南来,几人真是经纶手23岁的青年,率领五十余人孤军奋战,深入五万敌后,生擒首脑,千里归宋,何等的豪迈雄壮,何等的气吞山河!

可是,一瞬间的惊艳之后,便没人再将他放在心上。偏安一隅的南宋王朝,早已经没有了斗志,于是,几十年来,他一直在这样一个令人绝望的环境中挣扎着,抱着北伐的信念,直到垂垂老矣。

公元1204年,65岁的辛弃疾在镇江担任知府,壮志未酬,只能怀想着历史上的英雄人物,叹大好河山日渐沦丧,哀生年不遇明珠委尘。

在一个偏安的时代,想做英雄竟不可得,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。他少年时候是霍去病,有着马踏祁连山的远大志向,现在老了,自比廉颇,却有谁来当赵王?

三年后,辛弃疾过世,临终仍在大喊杀贼

然而就如同陆游期盼的王师北定中原日终究不会来临一样,这一句垂死的呼喊,再无人回答。

 

5

公元1203年,辛弃疾收到一首词作,调寄《沁园春》,词的大意是这样的:

我本来要去拜访您,结果呢,遇见了香山居士、林和靖、苏东坡他们三位跟我游西湖喝酒聊天,您看这么难得的机会,要不我下次再去拜访吧!

114个字,塞进了三句对话,化用了三个名句,讲了一个奇幻故事,这样的功力让辛弃疾拍案叫绝。

这首词的作者叫刘过,字改之。如果你看过《射雕英雄传》里郭靖给杨过取名那一段,就会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了。

刘过终生布衣,朋友圈却十分高大上,除了辛弃疾之外,还有陆游、陈亮、姜夔等等。

他的作品,自然也有风雨渡江””不日四方来贺等雄壮之语,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,却只能发出一句终不似、少年游的无奈叹息。

这是南宋最后几十年的光景。

这个延续二百多年的王朝,这个曾经令人目眩神迷的繁华王朝,到这里,是真的老了。

公元1176年,烽火扬州路发生15年之后,22岁的姜夔路过扬州,自度一曲以悼念逝去的十里春风,此曲名为《扬州慢》。

宋代的词人很多,但是能谱曲的却少见,前有柳永、周邦彦等人,而现在姜夔接过了他们的笔。

他的《白石道人歌曲》中,有17首自带工尺谱,在大部分词牌曲调失传的今天,这些谱子可以说是宋词界一笔极为宝贵的遗产了。

姜夔是个痴情的性子,对这片残破的河山痴情着,对婉转工丽的词曲痴情着,对心仪的女子痴情着。

奈何命途多舛,半生飘零,晚年更是惨淡不已。

公元1204年,一场大火波及了半个杭州城,官署、民房多被烧毁,姜夔半生心血化为乌有,从此后,他一边叹息着少年情事老来悲,吟唱着当初不合种相思,一边为生活奔波。

公元1221年,姜夔过世,却不知他临终之前,是否看见了淮南的那一片皓月?看见他的燕燕莺莺在缓缓招手?

公元1251年,杭州涌金门外丰乐楼重建,有人在墙上写了一首《莺啼序》,这是宋词里最长的调子,共四片,240字,差不多相当于两首半《念奴娇》。

这首词惊艳了整个杭州城。

作者叫吴文英——号称词家李商隐,这个最长的词牌,他一辈子写了三首。

吴文英的很多作品看起来非常像李商隐的《无题》,读起来很美,解释起来很朦胧。

所以被后世称为七宝楼台,就是说整首词放在那里看起来特别漂亮,但是拆出来单句就完全不知道是在写什么。

现在看来,这种写法很是超越时代性的,因为有所谓意识流的痕迹。

这一首倒是例外的——“何处合成愁,离人心上秋,明白如话,即使直接放进现代流行歌曲,也没什么违和感。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,这竟然是一句宋词。

垂柳如丝,却挽不住她飘然远去的裙带。

冥冥之中,是不是也在说:天河,终究难挽?

公元1271年,元朝建立。

公元1279年,崖山失守,丞相陆秀夫背负小皇帝赵昺蹈海自尽,至此,大宋王朝终于从历史的舞台上,惨淡谢幕。

关汉卿们已经上场了,元曲、杂剧开始落地生根。

宋词的生命,还在挣扎中延续着。

可是随着南宋遗民的垂垂老去,也渐近尾声。

山河破碎,如风中飘絮,只能留取丹心照汗青,哪里还能孕育出一个奉旨填词的柳三变、铁板铜琶的苏东坡呢?

只有刘辰翁,只有张炎,还在低低叹息着缃帙流离,风鬓三五,能赋词最苦””写不成书,只寄得、相思一点”……

蒋捷,昔日的樱桃进士,不得不用那支写过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的笔,为人写字以求糊口。

他甚至会去问邻居老农——你家需不需要写本农业生产教科书,老农懒得理他,摇摇手就把他打发走了。

词人末路!

三百余年的宋词史,就像蒋捷听了一辈子的这场雨:

初时缠绵入骨,中场萧瑟苍茫,临近尾声,则只剩下漫漫长夜中一点一滴的凄冷。

雨停了,梦……也就醒了!

悲欢离合,不过无情二字,而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